您好,欢迎访问四川省网络信息综合服务平台![登陆 | 注册]

影响力1传媒

汪俊林:看好酱酒发展 投资百亿打造酒谷

郎酒集团始终坚持高品质、严管理,为消费者提供卓越产品、塑造卓越品牌:郎酒的发展将一如既往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提升品质不动摇,坚持品牌升空不动摇、坚持营销落地不动摇,坚持稳中求快不动摇。这不仅是郎酒集团做大做强、可持续发展的护航法则,更是郎酒在品质和管理上的严格要求和执行态度。


  汪俊林接受采访。


  “一个‘酱’字绘出了中原,荤素不论,蔚为壮观。”当代著名作家张炜曾这样形容酱香型白酒的独特性。而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对酱香型白酒也有自己的独特认识:酱香型白酒产业其实是资源型产业,占有更多的不可再生资源。所以他在春交会郎酒系列活动中就抛出了郎酒的“酱酒王国”计划:吴家沟1.7万吨优质酱酒生产基地奠基,为建设中国最大酱酒生产基地而准备;郎酒集团还规划打造二郎国际名酒小镇,最终形成一个世界级的酱香酒谷。这系列的建设,为期5-8年,规划总投资100亿元。

  郎酒大兴土木大规模地扩大生产基地,究竟意欲何为?汪俊林就此表示,这是郎酒集团正在潜心运作的酱香大战略,郎酒集团坚决看好酱香白酒的发展前景,未雨绸缪布置提升酱酒产能。

  提前布局郎酒酱香大战略

  汪俊林是个滴酒不沾的人,但是并不妨碍他对做酒的把握。在多次接受采访中,汪俊林反复提及的两个名词就是品牌和质量,他称在未来几年做酱酒的白酒企业将会很多,但是做得好很少,能做得好的酒企基本会集中在品牌价值排名的前五位。而对于质量,他始终认为是品牌发展的根基:“郎酒质量的根基是因为有三个独特的资源:生产基地资源、工艺和包装,这些都是我们所独有的。”

  据了解,在中国白酒里,酱香型白酒几乎是最娇贵的珍品。它对于酿造环境苛刻的选择,从茅台到二郎短短40多公里的赤水河谷,海拔300-500米的地段,就是中国顶级酱酒的黄金酿造段。这个地段几乎都是临河高崖,很难找到平整的地块,一旦是较大的平地,势必藏风聚气,像一个温暖的怀抱,具备赤水河谷特有的温度、湿度、土壤、微生物,成就了一个孕育优质酱酒的绝佳地理环境。茅台和郎酒都曾因为地势险恶而异地建厂扩产,结果均效果不佳,赤水河,几乎已经成了中国顶级酱酒的金牌保证。

  因此,大规模的兴厂扩产,也是郎酒对酱香型白酒酿造资源的抢占,赤水河边即将投产的郎酒两河口生产基地和开建的吴家沟生产基地,全都是酱酒酿造专家眼里的风水宝地。

  理性控制酱酒产能

  2011年,郎酒酱香型白酒产品的销售总额为64.8亿元,销售总量为14079吨,占目前郎酒酱香白酒产能总量的70.3%。其中,郎酒酱香产品代表红花郎2011年销售总额为51.5亿元,销售总量为5909吨。到了2014年郎酒将拥有500亿元的优质酱酒产能,对于如此庞大的酱香白酒产能,汪俊林解释:“按照目前红花郎及以上产品目前价格静态测算,每万吨优质酱酒的市场价格约为100亿元。”汪俊林介绍,酱香白酒对于销售及利润的贡献都是比较可观的,他判断酱酒正处于勃发期,抓住机会提前布局,是赢得未来高端白酒市场的关键。但是对于酱酒产能的扩大,汪俊林表现出理性的一面:“未来在2015做大300个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对于产能我们是会控制的,酱香酒将会占到70%,浓香和兼香大约占到30%。我们不会为了发展而将产能无限量扩大。”

  【访谈实录】

  “酱酒未来几年发展空间大”

  记者:未来几年郎酒的战略布局将如何?

  汪俊林:继续坚持“一树三花”布局,另外会实行“金字塔”布局,将酱香白酒打造成高端品牌,因为郎酒的酱香白酒比较有优势。

  记者:在2014年生产高达5万吨的酱酒,是否会导致产能过剩,市场消化不了?

  汪俊林:这个我并不太担心,我们的智囊团队已经对未来几年的白酒市场进行过预测,近年来酱香型白酒的销量一直在上升,预计2015年左右,酱香型白酒将占到中国白酒的25%,那我这里的5万吨绝对不多。如果我现在不进行这样的布局,未来几年的策略就是失当的。

  记者:郎酒打造二郎镇的终究目的是做土地储备还是旅游地产的转向?又或是仅仅想体现郎酒的品牌文化?

  汪俊林:目前除了吴家沟这个新基地外,我们没有打算再增加其他基地,因为酱酒年产量达到5万吨已经能满足市场的需求。我主张大家喝酒喝少一点,喝好一点。

  而二郎镇的打造并不是为了房地产开发,在这个地方进行房地产开始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只是想把小镇打造成白酒小镇,一来是为宣传我们的品牌,二来也是想带动当地的旅游业,就像欧洲的波尔多小镇那样。

  “郎酒不需要上市”

  记者:郎酒去年销售破百亿,你是怎样看待这个成绩的?

  汪俊林:我认为去年郎酒破百亿并不是偶然的成绩。其实,郎酒从2002年改制之时就开始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包括品牌推广、人才培养等。

  记者:你怎样看待目前白酒在市场上的价格?

  汪俊林:目前白酒的价格是有点偏高,但我认为5年后这个价格是合理的。虽然茅台受到了老百姓的质疑,但我认为这是阶段性的。

  记者:郎酒近期是否会有上市计划?

  汪俊林:这个问题我需要再次重申,郎酒在10年内都不会上市。企业寻求上市,或是为了找钱来扩大规模,也有可能是想引进现代的管理制度。但是郎酒要提升产能扩大规模,自己企业的资金已经足够;而公司的管理结构也日趋完善,并没有上市的必要。

  记者:高端白酒价格持续上升,未来的白酒市场是否会一直持续升温?

  汪俊林:中国白酒不可能一直"疯"下去,通过调价确实能够取得利润,但不能持续。”他谈到,随着消费能力的上升,高端白酒的价格的确节节攀升,但这不会是常态,未来将重新回归到品牌竞争的状态。白酒未来几年的竞争将很激烈,甚至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最后剩下的全国性品牌不会超过5家。

  所以说品牌很重要,整合一堆小酒厂并不能带来真正的效益。我打一个比方,你购入几百艘的小木船,组合在一起,也无法和航母抗衡。

  “100亿资金全由郎酒出资”

  记者:我们知道赤水河一带有一些小酒厂,你们是采取怎样的模式跟他们合作?

  汪俊林:我们也正在考虑和探讨与他们合作的模式,但目前没有形成一个具体的思路。如果一些不规范的酒厂解决掉了,我相信“假酒”也会随之减少。

  记者:你认为白酒奢侈品不在于“价格”,那你是怎样看待“奢侈品”这一说法?

  汪俊林:高端酒其实在国外一直都有,比如红酒,中国白酒奢侈品也是紧跟国际步伐。我认为白酒奢侈品具备很多元素,包括品牌、工艺、文化等。

  记者:现在很多白酒企业都开始进军国际市场,比如茅台和五粮液,郎酒有没这方面的计划?

  汪俊林:茅台和五粮液引领中国白酒行业走向世界,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国家的强盛决定着越来越多品牌走向国际。郎酒作为白酒企业的大品牌,对外的宣传语是“神采飞扬,中国郎”,这已经表明了我们走向世界的决心。

  记者:郎酒的基地和小镇工程将花费一百亿,这些资金是从哪里来的?

  汪俊林:都是由郎酒集团出资,也许有人会想,百亿支出是否会影响郎酒的发展,我可以肯定地说,不会。5年完成,平均下来每年投资20个亿,郎酒的销售已经突破百亿,资金不会成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