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四川省网络信息综合服务平台! [登陆 | 注册]

影响力1传媒

  • 浙江一汽车站投资1.6亿建设 用不到8年成局部危房

    2016-01-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时值春运,安全问题成为社会普遍关心的焦点话题。然而,在浙江湖州,一个投资1.6亿元建设的汽车站,使用不到8年就成了局部危房。

    更令人费解的是,该站5年前就已发现问题,半年前被鉴定为局部危房,但这个“部分区域存在承载不足”的车站,到今天依然没有进行任何修缮处理,车站还在坚持带“病”运营。

    交付使用后仅半年就开始出现问题

    这个又名浙北高速客运中心的湖州汽车站,是目前湖州地区最主要的公路交通枢纽。记者在这里看到,车站部分原本平整的地面变成斜坡,最严重的地方 已下沉近50厘米。为避免意外,车站经营方封闭了危险区域的车站正门的进出,并用蓝色的围挡隔离起来,不让旅客进入。地上摆了一排垃圾桶用来接漏下来的雨 水。


    站方介绍,因为沉降,车站消防管道时常断裂,旅客卫生间堵塞也是常事,而因长期雨水侵蚀,钢构里有的地方已被锈穿。车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车站 在2007年交付使用后仅半年就开始出现问题,最突出的问题是地面沉降、长期漏水、钢结构幕墙变形和钢构锈蚀。因为沉降,已发生多起电器线路损坏、玻璃坠 落等安全事故。

    去年7月,浙北高速客运中心委托浙江中技建设工程检测有限公司对房屋进行结构安全鉴定,结论为:钢结构幕墙结构安全评定为CSU级,房屋不符合正常使用结构安全要求,显著影响整体承载,应采取措施。

    浙北高速客运中心有限公司负责人说,根据1999年国家发布的《民用建筑可靠性鉴定标准》,CSU级为限制使用级别,被评定为这一级别的建筑,有部分承重结构承载力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已经构成了局部危房。

    此次鉴定中,对13-17/C轴屋面钢梁水平高差测量,各屋面钢结构梁均存在向下位移,变形值超过《钢结构设计规范》规定值要求;选取的8个钢 柱,有6个位移超过《民用建筑可靠性鉴定标准》规定限值;多个幕墙节点连接存在损坏现象;多处钢构件锈蚀、涂层脱落。而下沉最严重的钢结构区域,鉴定为 “承重结构变形,影响结构安全,评定为D级。”

    在扯皮中“坚守”

    资料显示,湖州汽车站是市级重点工程,投资1.6亿元,当时设计日客流量为5万人次。2006年,该工程还曾获湖州市建设工程“飞英杯”大奖和浙江省建筑工程“钱江杯”优质工程奖。

    建设之初,车站建设方为浙北高速客运中心有限公司,公司的股权结构为湖州市交通投资集团占77.5%股份,湖州长运集团占22.5%股份,其中 湖州长运集团并不参与建设管理。建成之后,湖州交投公司和湖州长运集团重新进行了股权划分,最后湖州长运的股权上升到54%,而湖州交投下降到46%。目 前,经营方的相关管理人员也都是长运员工。

    相关资料显示,车站的设计、施工、监理分别为浙江省工业设计院、湖州市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和湖州中设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钢结构幕墙的设计和施工为浙江宝业幕墙装饰有限公司、无锡王兴幕墙建设有限公司。

    鉴定报告出来后,浙北高速客运中心向湖州市交通局和湖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汇报。对此,交通运管部门要求浙北高速客运中心有限公司立即采取措施,彻底消除安全隐患。

    湖州市交通局负责人告诉记者,接到报告至今,该局连续3次下达书面整改通知,14次专题研究车站的安全整治工作,15次约谈或以会议方式责令客运中心及控股方主要负责人,要求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加快隐患治理进程。“另外,市领导会议也4次当面责令企业整改。”

    据了解,去年10月,浙北高速客运中心也邀请了一批专家对车站修复问题进行论证,认为存在“玻璃继续掉落下来危及人身安全,钢梁断裂及由于结构敏感性而导致坍塌的可能,属于重大安全隐患”。

    浙北高速客运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陈说,考虑到安全要求并结合实际,专家建议,在检测和修复期间停止使用车站。浙北高速客运中心有限公司也同时致函湖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请求停止该站场使用,并提出搬迁到老的汽车南站。

    此要求未被同意。湖州交通局副局长孟立忠称,将车站搬迁到老的汽车南站一方面不符合湖州城市的总体规划和综合交通规划,同时,因为老南站已经废 弃了十多年,安全性也存疑;另一方面,湖州市交通局已委托浙江众安建筑工程公司制定了临时修复加固方案。根据该方案,车站可“边营运边修复”。

    浙北高速客运中心并不认可“边修复边运营”的方案。赵陈说,一是在没有鉴定机构查清原因的基础上,仓促施工并不能消除存在的隐患;二是客运站是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边施工边营运存在现场施工与旅客人员之间的安全冲突。

    赵陈表示,专家的意见是,钢结构必须采取一次性整体修复,修复前必须对钢结构部分及基础地基进行全面检测鉴定,要查明隐患原因,才能为修复方案 提供依据;同时,考虑工程的复杂性,施工时间长,以及钢结构的敏感性,整体结构施工区域应实施全封闭隔离。“另外,在未查明原因的情况下,贸然加固施工, 势必破坏原证据保存,会造成下一步的取证困难,进而无法追究责任方的法律和经济责任,使企业蒙受损失。”

    “车站是人员密集场所,不能心存侥幸。”赵陈说,后来浙北高速客运中心又几次提出先搬迁再查明原因进行修复,但均未被同意。

    据了解,在此期间,浙北高速还以书面通知、邮寄、电话和上门邀请等方式,邀请市交通局、安监局、建设局、运管局等隐患整治指导小组成员单位参加中心组织的专家论证会,但这些单位均未出席。

    还得在危房中坚守多久

    对于车站暴露出的问题,工程设计、施工、监理单位均认为自己是规范设计、规范施工,问题的发生不在它们。浙江省工业设计院还称,2010年就已提交报告,要求对工程进行一次全面的系统性检测和沉降观察。

    但时至今日,原因依然未明,车站还在病中“坚守”。

    据了解,随着湖州进入高铁时代,客运中心每天发送的旅客人次已从原先的1万人次降至不到6000人次。孟立忠称,根据国家交通运输部的要求,湖州将实现多种运输方式的无缝衔接,完善公共设施,市区将适时启动客运场站的调整方案。

    在1月27日湖州市政府召集的媒体沟通会上,湖州市交通局局长房石磊表示,初步确定今年6月实施搬迁。车站修复前,他们将与浙北高速客运公司进 行商讨,重新确定一家双方都认可的鉴定机构,再制定修复方案:“将在原有鉴定报告的基础上,落实专业资质机构再进行一次全面检测,彻查隐患造成的原因,并 根据鉴定结果,落实专业单位制定彻底修复方案,进行全面整改修复。”

    湖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忻忠华透露,该市审计部门已于去年12月进驻客运中心,着手展开调查,“纪检部门也已介入,将着重调查政府有关部门在此事中是否存在失职渎职、懒政的行为,若查实将依法严惩”。(记者 董碧水)